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刺影传奇网页私服 > 正文

80后的世界里被妖魔化的究竟是游戏,还是人心

2020-01-29 21:2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亚丁号角报道,转载请保留此行】

十几年前,我们执着于感叹游戏所带给我们的精妙绝伦的体验时,是否会想到网络游戏的那一种基于现实却又超乎现实的冲击”(文:湘南的风)。

80后,社会转型背景下的新生儿,经济高速提速所带来剧痛的承担者,当代社会主要经济奇迹的创造者;作为中国最受关注的一代,80后所代表的早已不是未来,而是铿锵的现代。正是这样的一代人,在承担了前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社会压力下却被贴以 “叛逆”“自私”“道德缺失”“房奴卡奴”“宅男屌丝”等等的标签,主流文化不顾一切的试图建立起一个高度封锁的文化秩序,并将这些负面的印象炮烙在80后一代人的灵魂中。

在“主流”看来,战争之后造就了美国的“迷惘的一代”,那是一代由于战争创伤所引起对生活失去信念的人群,他们无所事事,找不到社会所指定的方向;在中国,80后同样也被称作是“垮掉的一代”,究其原因除了社会背景之外,恐怕很多的专家会将它归结于游戏,更确切的说是以网络为载体的电脑游戏。

这个曾被定义为电子海洛因的东西,势必也会被历史捆绑在80后的名词上,成为其最具有特色的注脚。这不只是因为80后见证了整个中国游戏产业网络化发展从无到有,展现出无可匹敌的消费趋势的进程,同样也因为,网络游戏作为一种休闲娱乐的内容方式却被妖魔化,更堪乎其真真正正的影响了80后一整代人的命运。

无数的专家学者,每每谈到游戏便一味的大谈其危害,如鸦片大烟,青楼押亵,可还记得电击狂人杨永信,一生灭游陶宏开?任何的玩网游行为都被定义为逃避问题,逃避现实的一种潜意识表现,可真的就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吗?又或是这些对游戏的指责实为传统思维对新生思维的习惯性全盘否定,一种对不可控力的恐惧?又或是什么更深的理由,不得而知。

可对于切身经历过这一波波中国网络游戏高潮的80后们来说,或许网络游戏真的不是一个可以被简单定义的东西吧。

叶子,30岁,网络游戏策划 《天堂2》福建服 ID:听雨看花落

工作和生活的经历颇为丰富的叶子作为80后的一员,或许对网游真的有很多很多的话说。叶子坦言,自己的人生可能就因为网络游戏而改变了,要知道他在上初中之前还曾和身边的伙伴们畅谈未来的理想,做一名数学家。

直到2003年的那个夏天,他在一个电脑杂志上看到了一款从韩国引进的网络游戏介绍,天堂2 ,虚幻引擎所开发的一款MMORPG,精美的画面,丰富的故事,特殊的玩法,让他无法自拔。他记住了这款产品,记住了这个开发商NC,当然让他记得最牢的还是奔3的CPU,TNT2的显卡,以及512的最优内存,这些在当时看来要求颇高的配置需求。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叶子在谈到这款游戏时仍然十分兴奋,他的回忆,除了那些学生时期少男少女的懵懂外,似乎不再有其他的位置留给网游以外的东西了。

作为全服唯一的一个半兽人巫医,结识了许多会说话,会动的玩家,成立了一个福建地区的公会,没事就在会里面聊天,跟伙计们一起守卫挂机领地,这在当时叶子的心中,带来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其中的乐趣远超过父母一个月例行公事的带他出门走一趟去参观那些他想来就觉得无趣乏味的公园与纪念馆。他更愿意花时间在这款游戏上,因为游戏里有他认识的朋友,有认识他的朋友,十几岁的光阴,天南海北的聊。

没有人在乎彼此的年龄与地域,他们只是因为天堂2聚在一起,彼此抒发着青春年少时那些无法对家人说出口的迷茫和困惑。

“——至此之后,我们就是一个公会的一家人啦,团结友爱,互助共进,让我们这个小公会能够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吧!

——听雨看花落是大天才。

——哈哈哈,你说的好像学校里的那些老掉牙的标语哦。

——大家就是一条心,守住我们的象牙塔!”

成为朋友,相约等到大了就要聚在会长的家中一起喝酒唱歌,好好看一看那些未曾谋面却心意相通的兄弟姐妹们。到此叶子关于天堂2的故事就结束了,因为玩游戏成绩下降,父母没收了他的电脑,甚至格式化了所有的文件并好好的给叶子上了一堂体操课,叶子偷偷的哭过一阵,到不是体操课后浑身淤青,他哭的是再也见不到那些朋友们,那些懂他了解他,愿意和他谈除了学习以外的朋友们了。

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叶子心中的网游梦一直不曾消退,毕业之后便加入了当时看起来是不正经行业的游戏策划中去,每天面对着外人的不解,始终本着初心做游戏,成功的拉到了投资,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了,有一帮兄弟志同道合,正在为了国内最良心的游戏而不断努力着。

可叶子心中始终有一疑惑,当年的那些朋友们还记不记得那个那个半夜守点,打电话叫人的上线,全服唯一的半兽人巫医?

【亚丁号角报道,转载请保留此行】

十几年前,我们执着于感叹游戏所带给我们的精妙绝伦的体验时,是否会想到网络游戏的那一种基于现实却又超乎现实的冲击”(文:湘南的风)。

80后,社会转型背景下的新生儿,经济高速提速所带来剧痛的承担者,当代社会主要经济奇迹的创造者;作为中国最受关注的一代,80后所代表的早已不是未来,而是铿锵的现代。正是这样的一代人,在承担了前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社会压力下却被贴以 “叛逆”“自私”“道德缺失”“房奴卡奴”“宅男屌丝”等等的标签,主流文化不顾一切的试图建立起一个高度封锁的文化秩序,并将这些负面的印象炮烙在80后一代人的灵魂中。

在“主流”看来,战争之后造就了美国的“迷惘的一代”,那是一代由于战争创伤所引起对生活失去信念的人群,他们无所事事,找不到社会所指定的方向;在中国,80后同样也被称作是“垮掉的一代”,究其原因除了社会背景之外,恐怕很多的专家会将它归结于游戏,更确切的说是以网络为载体的电脑游戏。

这个曾被定义为电子海洛因的东西,势必也会被历史捆绑在80后的名词上,成为其最具有特色的注脚。这不只是因为80后见证了整个中国游戏产业网络化发展从无到有,展现出无可匹敌的消费趋势的进程,同样也因为,网络游戏作为一种休闲娱乐的内容方式却被妖魔化,更堪乎其真真正正的影响了80后一整代人的命运。

无数的专家学者,每每谈到游戏便一味的大谈其危害,如鸦片大烟,青楼押亵,可还记得电击狂人杨永信,一生灭游陶宏开?任何的玩网游行为都被定义为逃避问题,逃避现实的一种潜意识表现,可真的就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吗?又或是这些对游戏的指责实为传统思维对新生思维的习惯性全盘否定,一种对不可控力的恐惧?又或是什么更深的理由,不得而知。

可对于切身经历过这一波波中国网络游戏高潮的80后们来说,或许网络游戏真的不是一个可以被简单定义的东西吧。

叶子,30岁,网络游戏策划 《天堂2》福建服 ID:听雨看花落

工作和生活的经历颇为丰富的叶子作为80后的一员,或许对网游真的有很多很多的话说。叶子坦言,自己的人生可能就因为网络游戏而改变了,要知道他在上初中之前还曾和身边的伙伴们畅谈未来的理想,做一名数学家。

直到2003年的那个夏天,他在一个电脑杂志上看到了一款从韩国引进的网络游戏介绍,天堂2 ,虚幻引擎所开发的一款MMORPG,精美的画面,丰富的故事,特殊的玩法,让他无法自拔。他记住了这款产品,记住了这个开发商NC,当然让他记得最牢的还是奔3的CPU,TNT2的显卡,以及512的最优内存,这些在当时看来要求颇高的配置需求。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叶子在谈到这款游戏时仍然十分兴奋,他的回忆,除了那些学生时期少男少女的懵懂外,似乎不再有其他的位置留给网游以外的东西了。

作为全服唯一的一个半兽人巫医,结识了许多会说话,会动的玩家,成立了一个福建地区的公会,没事就在会里面聊天,跟伙计们一起守卫挂机领地,这在当时叶子的心中,带来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其中的乐趣远超过父母一个月例行公事的带他出门走一趟去参观那些他想来就觉得无趣乏味的公园与纪念馆。他更愿意花时间在这款游戏上,因为游戏里有他认识的朋友,有认识他的朋友,十几岁的光阴,天南海北的聊。

没有人在乎彼此的年龄与地域,他们只是因为天堂2聚在一起,彼此抒发着青春年少时那些无法对家人说出口的迷茫和困惑。

“——至此之后,我们就是一个公会的一家人啦,团结友爱,互助共进,让我们这个小公会能够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吧!

——听雨看花落是大天才。

——哈哈哈,你说的好像学校里的那些老掉牙的标语哦。

——大家就是一条心,守住我们的象牙塔!”

成为朋友,相约等到大了就要聚在会长的家中一起喝酒唱歌,好好看一看那些未曾谋面却心意相通的兄弟姐妹们。到此叶子关于天堂2的故事就结束了,因为玩游戏成绩下降,父母没收了他的电脑,甚至格式化了所有的文件并好好的给叶子上了一堂体操课,叶子偷偷的哭过一阵,到不是体操课后浑身淤青,他哭的是再也见不到那些朋友们,那些懂他了解他,愿意和他谈除了学习以外的朋友们了。

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叶子心中的网游梦一直不曾消退,毕业之后便加入了当时看起来是不正经行业的游戏策划中去,每天面对着外人的不解,始终本着初心做游戏,成功的拉到了投资,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了,有一帮兄弟志同道合,正在为了国内最良心的游戏而不断努力着。

可叶子心中始终有一疑惑,当年的那些朋友们还记不记得那个那个半夜守点,打电话叫人的上线,全服唯一的半兽人巫医?

网络游戏可能成为80后面对现实的障碍,同样也可能成为一种强大的动力。让自己适当的沉浸在游戏之中,既能对抗如今残酷的现实,也能鼓励自己继续前行,重新开始。那些低估游戏正面意义的人,一味的认为它只是作为精神鸦片而存在,这种片面的观点,对于优秀的游戏产品是极为不公平的。

当前游戏行业发展的趋势持续加速,得益于硬件的发展与商业模式的进步,游戏行业已经成为了经济的巨大增福点,2017年仅中国游戏用户已达7亿,仅1季度营收即达百亿元。丰富的平台,如Steam,GooglePlay与AppStore 携手为世人展示,全世界各地区国家最富有乐趣、魅力的畅销游戏。

可即便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所谓的主流思想仍将尚处在发展阶段的游戏定义为拖垮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将它当做牛鬼蛇神一般打压,束以教条者过往者的权威论,批判以为了逃避现实压力而寻求虚幻乌托邦的表现,可现实却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将游戏扼杀在襁褓之中吗?未必见得,从最初的一面倒式的抨击,到越来越多人的接触和了解,再到后来有人愿以之为众生的事业而奋斗,这样的社会转变,实属思潮下的转变。

也庆幸更多的人从那个时代坚持了过来,越来越多的专业游戏开发商与发行商介入网络游戏,一个规模庞大、明确的产业生态环境最终形成。网络游戏不再是依托于某个单一的服务商或者平台存在,而是直接存在于互联网,在世界的范围内,形成了大统一的市场与体验环境。

或许到最后很多事都已不是最重要的,但是那些年,那些网络游戏,确确实实的改变了那个年代玩家的生活。

提起了影响力就不得不提及一款产品,天堂2的前辈,号称受众最广粉丝最多的,影响力持久而深远的《热血传奇》。说实在的热血传奇的画面在当时实在算不上好,同期的许多国产网游与韩产网游都远胜于它,可终归它是在竞争中活下来,并在第一轮网游的爆发期牢牢的占据了当时最主流的消费群体,直至今日,80后的朋友们有谁没听过传奇的名字呢?

即便真没听过,全网络像是牛皮癣一般的弹窗,从林子聪到大B佬,从张卫健到陈小春,从靓坤吴镇宇到浩南哥郑伊健,源源不绝的变种广告也没见过吗?它的生命力顽强,游戏的目标导向也很直接,“一起来战”“你的时间非常值钱”的口号诠释着整类游戏的主题,金钱、权利。如果再扩充一些关键字的话,或许就是热血、人性。想必,玩过热血传奇的人,必定会记住玛法大陆,比奇省,沙巴克,那一场场腥风血雨下所透露出人性灵魂最深处的回忆。

阿杰 40岁 前网吧老板 现未知 《热血传奇》21区江山如画 ID:戰-发型不乱

阿杰,最早见到时候在某个公园边上的地震局网吧里,当所有人都在玩CS对战的时候,他默默的一个人坐在最角落的电脑前,全神贯注的在玩热血传奇。原本有点木讷的他,一提到这个游戏,就立刻口舌生莲滔滔不绝。

在他看来,这个游戏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无限制的PK,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做好时刻P别人或者被人P的准备。这让当时从学校毕业却找不到心仪工作的阿杰,别有成就感。不管你现实中是什么地位,在这个游戏里,你跟我对劈不过就是我手下两刀的事。每每聊起传奇,阿杰总能让你感觉到他作为一个玩家对这款游戏的熟悉,对它所倾注的热情甚至超过了现实的生活。

“老子听声音找白猪,地图全黑照样能挂,刷僵尸?别浪费我时间啊”

“大家听我指挥,一起冲门,死了后排就顶上,今天我们一定要打下王宫来”

在阿杰的口中,这个游戏就是他生活的主体,处在人生阶段的迷惘,社会工作的压力让他继急需在这个游戏中,弥补现实空缺的精神的安慰,这对于当时二十几岁的他来说,可能真的就够了。或许阿杰到了适当的年龄,迫于生计的压力就会慢慢的离开这个游戏,离开他那个坐了3年的位置,找到社会中自己的定位的。

再后来听老板说阿杰要收购网吧的事让那些老网咖们颇为惊讶,据说他在游戏中打到了几个极品武器,换了好些钱,已经足够买下这间网吧了。可能在他看来,开个网吧,就是最好的方式了,对生活他有了交代,对于他自己,最重要的是又能坐在他那个本就属于他的角落里,在那个玛法大陆的世界里继续他的征程。

很多年过去了,网吧也早已关闭了,有听人说起阿杰,似乎在某个平台直播,直播的内容猜想,应该也还是传奇吧,这让我想起了他之前说的一句话:

“现在的游戏仅是游戏,传奇更像是我生命的一种寄托。”

游戏是一味药,是一剂良药,他可以帮助治疗焦虑和阴霾,甚至能够帮助人改善沟通交流的障碍。它的效果可以等同于看一场电影,吃一顿美味大餐,这些与健康有益,与身心有益的事相同。在游戏中寻找心中的一片宁静,或许在特定的时代下并不是一件坏事,就好比把这句话中游戏替代成书本,感情,运动任何一个词语,在现代看来都不会像是使用“游戏”那样给人这样强烈的不舒适感。可它们实际所起到的作用相同,总归是驱散负面的心情,换给你一个更加健康的身心。

说到健康,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位朋友,一个同样现在致力于带给更多人健康生活的80后, 陶子。

陶子,35岁,营养规划师 《天堂2》陕西服 ID:刀刀噬魂

陶子的前二十年,对网游的热爱是近乎狂热的,省吃俭用,攒下来的生活费全部逃学去网吧打游戏。说起过去的经历,陶子也不禁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容分不清究竟什么含义更多一些。

陶子从来不后悔当时的痴狂,与叶子相比,陶子还算是自由的,父母在外地工作,陶子就生活在奶奶家,院子里的小伙伴三五成群,至少他有很多能够说话的好兄弟。当时陶子已经常泡网吧了,最喜欢的就是野蛮冲撞和烈火剑法。而他的好兄弟们都在玩天堂1,很简单,因为当时天堂1免费。

后来一个哥们儿死活要拉着陶子一起玩天堂2,陶子本来是不屑的,在他的心中没有什么能超过刀刀烈火的快感,直到他看到了天堂2的宣传画面。那一刻他震惊了,这不是一个他所了解的世界,他理解的网游最好的也就只能到他原先玩的传奇水平了,可是这样一个3D的世界,这么华丽的场景,这么丰富的的系统,这不是一个游戏,这简直就是一个虚拟的社会。

当即陶子便和他的好兄弟一起投入天堂2的怀抱了。陶子说他刚开始玩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帅选什么,其实这也很符合他刀刀烈火追求爽快的思路。一个小黑妖贼,满地图无目的跑,游戏中遇见个玩家都会绕着别人转几圈,他的一举一动像极了《回到未来》的电影中,那个搞笑男孩试图问候他眼中的未来世界一般。这儿一切的东西,对于他一个玛法大陆的子民来说,都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生活上的麻烦接踵而至,具体发生了什么事陶子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细说,只知道高中毕业后陶子没有选择继续念大学,而是独自一人外出打拼生活了。多少次的梦中陶子都希望自己还在那个无忧无虑的院子里,和自己的好兄弟们在亚丁大陆上驰骋着。可梦醒以后就需要为生活所烦恼。

尽管陶子没有念大学,可是他始终记得高中时候学过鲁迅的一句话:“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陶子尽管很讨厌这位贯穿了学生生涯的思想先驱,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就好像陶子自己在游戏中曾说过的那些话一样:

“我特喜欢玩游戏,喜欢它那种自由的味道,你知道吧,就是那种能够掌控一切的感觉。这个盟就是我创建的,老服里哪个没听过我名字,谁不会给我个面子!我在这个世界得到了尊重,得到了荣誉,兄弟们得依靠我,我也得够强才能当他们的保护伞。我也知道,游戏嘛,都有结束的时候,只是我愿意在它没结束之前多体验体验,不要让自己后悔过,这些不才是最重要的吗?”

再往后的日子里他做过酒保,做过服务员,做过促销,也卖过保险。职业的跨度很大,但是那股拼劲从没有变过,他一直说他等他找到了心仪的工作还要回到天堂2的世界去看看。大概现在的他已经找到了吧,每次开口,总会把健康挂在口边,身边的人也总被安利了买了好些东西。

业余时间就追寻NC最新推出的天堂2手游消息,满心欢喜的陶子甚至自己开始写起了攻略,幻想着当初自己年少轻狂的模样。但是陶子知道,他自己心中最威猛的时候,应该是个蹲在网吧里的混战,他单枪匹马挑翻了对面三大盟主的围攻,从此笑傲亚丁大陆,那是一种无法用文字去描述的情感,那是一种可以将后背留给信任兄弟的一场战斗。不管如何,只要这股不服输的精神气在,人就差不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召回当初公会的伙伴,重回亚丁看看那片他和兄弟们流过血流过泪的地方,重温属于他们的荣耀。

当今社会的情势下,80后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作为计划生育的一代,肩负着长辈们的赡养,后代们的培养,自身梦想的实践,哪怕最简单的居住问题都会是其他年代的人群所不敢想象的问题,他们面临的是经济转型所带来更残酷的淘汰,多文化的冲击,更有甚者甚至对任何的事物都感觉到无力与沮丧,阴霾与负面充斥着思维,经济与生活的压力让人无法喘息,这一切或许在其他年代的人看来都不如发生在自身上的体验来的痛苦。

我们就应当正面的接受这样的痛苦,接受它无时不刻的冲击着肩负承上启下一代人的思维吗?还是说只有压榨好最后的劳动力,而不允许任何一丝的喘息与休憩?

或许有人会说,音乐与电影的放松与游戏不同,游戏的成瘾性,游戏的粘着性在当今需要高度集中的压力模式下,荼毒之深远胜于那些靡靡之音与岛国艺术,你大可选择旅游去增长见闻,去放松心情,难道不好过坐在电脑前面来缓解压力?请记住,古人即有“何不食肉糜”的荒诞,在当前的经济压力下,再提起未免贻笑大方了。况且,美景与见闻,多于人口口相传,认识了人,自然也就有了美景,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

“我无法亲身所至,但想来你口中所述的景色也是极美,美的我一想起便如与你同赏这大好风光一样让人心喜。”

在游戏中获得自由,获得身心的放松,对于那些生活压力巨大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短暂的小憩,尽管它并不能在物理现实上改变人的处境,但是它能够在心灵上所带来的那种休整,足以让我们坚强起来,做好面对下一次的冲击。

生活就是这么的艰辛,不止是80后,每一个年代的人都有每一个年代人的艰辛,值得让人欣慰的是,即便不被人理解,即便这个社会不接纳现在的你,终有一个地方会愿意接纳你,因为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是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

游戏,它终将承载着我们那希望得到片刻宁静的心灵,继续前行。历史也终将会记得,承担了着这社会重担的80后,究竟为了破除桎梏与坚守理想付出过怎样的努力。

【编辑:阿贵】